沛尔说,此前法官已在法庭明确下令,要求11名被指定为证人的产妇及家属不得离境,同时给予他们自由,他们也答应会遵守法庭命令与检方合作,现在却违反法庭命令擅自返回中国,行为已严重违法。

老父的医疗费用已经花去十多万元(加元,下同),未来康复还另需5到10万元。女儿仅买了一万元的医疗保险,如今财务压力巨大。上海商会组织为这个家庭筹款,希望华人小区帮助。

为了照顾外孙女,去年4月12日,朱长海老先生持超级签证第二次来到加拿大。他与老伴、女儿、孙女一起住在多伦多。今年4月1日深夜,他突然摔倒在地,被送往多伦多北约克全科医院抢救。

北约克全科医院告诉家属说,朱长海的四处颈椎受伤,导致高位截瘫。朱手术后现已出院,但病人仍然不能自理,还需经过特殊的康复治疗,否则朱老先生将永远失去康复的可能。

目前为止,光是手术费、住院费朱家就花去十多万加元,接下来的康复费用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朱老先生的病情必须由专业人士护理﹐如果朱老先生到医院推荐的康复中心住院治疗,一个月就是7万加元,至少住院2个月。目前朱家请人护理,自家接送朱老先生去康复中心治疗﹐漫长的康复治疗估计也需要5至10万元。

朱长海的女儿朱莹是一位单亲母亲,育有一女,收入有限。她说:“现真是走投无路﹐太难了。父亲的治疗费对一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。”